最新消息 2020CSCO丨融合基因变异型肺癌的临床精准诊疗的进展        仿制版拉罗替尼/拉克替尼/LAROTRECTINIB/LOXO 101现已上市        下孟加拉的仿制药现状吧        布加替尼 (AP26113)—用于非小细胞肺癌靶向治疗的神奇药物        奥拉帕尼-靶向药说明指导系列-卵巢癌患者可用       
奥拉帕尼-靶向药说明指导系列-卵巢癌患者可用
奥拉帕尼-靶向药说明指导系列-卵巢癌患者可用

导读

卵巢癌是严重危害妇女生命健康的重要疾病,由于诊断困难绝大多数患者诊断时已经是晚期,尽管采用肿瘤细胞减灭术及基于铂类、紫杉烷类的化学疗法,存活率有所改善,但由于化疗耐药、复发转移、等问题使得卵巢癌患者的五年存活率依旧很低。新兴的分子靶向治疗为卵巢癌提供了新的方案,具有良好的应用前景。

奥拉帕尼(olaparib)是多聚二磷酸腺苷核糖聚合酶(PARP)抑制药,商品名TynparzaTM(原名 AZD2281)先后获得欧盟医药局 (EMA) 和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 (FDA) 优先审查资格,分别于2014年12月18日和 2014 年12月19日在欧洲和美国被批准上市。奥拉帕尼是一种口服的白色、不透明的硬胶囊剂,每粒含50mg。主要用于治疗女性与卵巢癌BRCA基因缺陷相关的晚期卵巢癌。

一.作用机制

乳腺癌基因1(BRCA1)和 乳腺癌基因2(BRCA2)是肿瘤抑制基因,可以进行DNA的损伤修复,这些基因突变会导致DNA修复能力的丧失.突变逐渐累积,最终导致癌症的发生。PARP是DNA修复酶,是单链 DNA 损伤修复通路的关键部分,奥拉帕尼是PARP抑制剂,也作用于BRCA1/2突变。当肿瘤细胞失去PARP BRCA1/2这两个重要的重要的修复途径时,DNA损伤持续累积最终导致肿瘤细胞死亡。

二.适应症与用法用量

目前,奥拉帕尼被批准的适应症有两种。

1.奥拉帕尼作为单药治疗应用于诊断为BRCA突变的或者怀疑有BRCA突变的进展期卵巢癌患者,剂量为每次400mg,1天2次。此方案可一直应用至疾病进展或出现了无法耐受的不良反应。

2.奥拉帕尼应用于上皮卵巢癌应用铂类药物基础化疗后,病情完全缓解或部分缓解患者的维持治疗。剂量同上。

应当注意的是,应用奥拉帕尼应避免同时应用CYP3A抑制药,该类药物可能会增加奥拉帕尼的浓度,如果不可避免,应尽量应用较弱的该类抑制剂,同时降低奥帕拉尼剂量。

另外,奥拉帕尼对胎儿具有危害作用,育龄期女性在服用药物时应注意避孕,尽量避免妊娠。

三.不良反应

总体上奥拉帕尼能够很好的耐受,不良反应都较常见易处理。

1. 轻度不良反应:主要包括恶心(59%~78%)、疲乏(41%~65%)、呕吐(34%~50%)以及贫血(12%~32%)。

2. 中重度不良反应:主要为贫血和乏力

出现不良反应时,可以考虑中断治疗或剂量调整,剂量可调至 200 mg 1 天 2 次。如果不良反应没有解决,可以进一步降至 100 mg 1 天 2 次。

骨髓异常增生综合征和急性髓系白血病是较为罕见的严重不良反应,但后果严重,可能会致命。患者应当按时进行常规血液检查,监测自身状况,一旦发现有这类疾病出现的倾向应当立即停药就医。

四.联合用药

奥拉帕尼目前只被批准单独应用于卵巢癌患者,但临床上有许多奥拉帕尼与其他药物联合应用的研究在进行,例如:

1.  奥拉帕尼联合西布地尼

2.  奥拉帕尼联合卡铂 +奥拉帕尼维持治疗

临床试验表明,联合用药能够延长患者无进展生存期(从接受治疗开始到疾病进一步发展的时间),但不良反应发生的概率和程度都会加重,因此还处于试验阶段。相信随着医疗技术的发展,疗效更佳,不良反应更小的联合用药方法总有一天成为有效的治疗手段。

奥拉帕尼作为新兴的靶向治疗药物,在临床应用上有远大的发展前景。相信随着医学的进步,未来奥拉帕尼将在卵巢癌的治疗上发挥更大的作用。

温馨提示:抗癌卫士已开通健康咨询服务,如果您在抗癌或者防癌中遇到任何问题,都可以拨打电话:400-818-1199,咨询我们的抗癌管家,她们一定会给您全心全意的服务。

参考文献:

[1]Oza A M, Cibula D, Benzaquen A O, et al. Olaparib combined with chemotherapy for recurrent platinum-sensitive ovarian cancer: a randomised phase 2 trial.[J]. Lancet Oncology, 2015, 16(1):87-97

[2]Liu J F, Barry W T, Birrer M, et al. Combination cediranib and olaparib versus olaparib alone for women with recurrent platinum-sensitive ovarian cancer: a randomised phase 2 study.[J]. Lancet Oncology, 2014, 15(11):1207-1214.

[3]NCCN指南——卵巢癌2017.V5

[4]陈本川, 编译. 治疗晚期卵巢癌新药——奥拉帕尼(olaparib)[J]. 医药导报, 2015(6):846-849.

[5]樊蓓, 吴玉梅. PARP抑制剂——奥拉帕尼应用于卵巢癌治疗的研究进展[J]. 北京医学, 2016, 38(11):1206-1209.

[6]田红, 于鹏, 吴小茗,等. 卵巢癌的治疗药物研究进展[J]. 现代药物与临床, 2015(1):103-107.

[7]刘宗谕, 范丽梅, 张嘉玲,等. 奥拉帕尼在乳腺癌基因突变的晚期卵巢癌中的应用[J]. 中国妇幼保健, 2017, 32(2):422-425.

[8]Cole D E. Olaparib Maintenance Therapy in Platinum-Sensitive Relapsed Ovarian Cancer[J]. N Engl J Med, 2016, 366(15):1382-1392.